金山教授之说与感想(注一)

2013-04-03 14:43:27 来源: 作者: 【字号: 】 浏览:3163次 评论:0

──十四年十一月在日本高野山大学讲──
  一、佛教之根本何在?曰:佛智境界,即指大觉之地位,是即为自内证之离言自性。为表现此自内证之离言自性,应千差万别之机类,说大小乘之法门,然穷极则在开示众生未具之离言自性。
  二、于斯、起各教祖及高僧之判释,乃当然之理。如世尊初说自内证时,阿难、迦叶听之,一如世尊教敕,影入于心,而自内证移焉。其渐次现于文字,随根机之差别,而成种种体系,随变移发达而判教,盖起于教理发达所不免之结果也。
  三、大乘发达上、马鸣、龙树二论师所提倡之自内证,即进为同型之无着、世亲;而教相判释上,多少得见异点。佛在世时所说,唯修多罗,后加论注。向判教判释方面发达,事非偶然,夫亦兴所当兴之理欤!
  四、即于中国之例观之,天台虽以慧思禅师之止观,体得自内证分,而现于利他方面,智者大师则立五时、八教以成体系。又于华严法界观之体系,至第二祖、第三祖之贤首大师,成立三时、五教之分别。更于禅宗,至第六祖时止,见几多之变迁。然不论从何观察,无忘自内证者。
  五、再以如今之例,观真言藏,在龙智、金刚智、善无畏、三祖时,一系统且入西藏。其后、至不空三藏,为建设时代;传之惠果、空海以后,乃达基础上判教之机会。
  六、弘法大师承第七祖惠果和尚为止之体系建设,因其出在建设材料已整之秋,由一方言之,遭遇于密教兴隆之时代,即其时机,固非宣扬之不可,宣扬之手段,则判教判释尚矣。大师因而依十住心论,着体系及判释,实于宣扬时机有绝对必要。
  七、大师所说之共通点,系缘法华、华严、净土、一切法界而表现。又所体验者,似为各大乘之共通点;唯显乃通空修行,密则入自事相,由其得不经空而行,是为持长。又吾人特表敬意于大师之判教者,在不经空而由三密之加持力,迳达所行。此于判教上,大师之精神,置穷极于何处!为吾人不研究事相者之大问题,故非一朝一夕所可断定。
  八、原来大乘,乃具有特殊点,以平等一致点,建立于穷极者。佛教、则以菩提心为出发点,自利之外,利他为行,而成无上正觉,斯其共通者也。然立于今世界舞台,与其立宗派而说佛之自内证,岂非佛之自内证包容经典一切,将佛菩萨祖师所修行之一切法门,体得于心,而各怀乘出机会于超越宗派之世界耶!
  九、因体得根本佛教之法门,欲东亚佛教、目的向海外开拓思想上之大菩提心,故深幸今晚之会,得中日同志互相提携,实所感谢!
(见朝日新闻记者记,汤清良译)(见海刊第六卷第十二期)(附注) 海刊题作高野山大学讲演辞,今依原题改正。